烟台婚介网欢迎你的访问!

烟台婚介网

烟台婚姻介绍所
烟台婚姻介绍所

烟台婚介网 > 婚姻介绍所 >

那些“回不去”的农村青年,30岁前结婚的愿望正

来源: 烟台婚介网 时间:2020-05-06 10:11

作者:李弯湾

我特别特别喜欢张文宏,他身上有我认为人身上最宝贵的三种品质:诚恳、睿智、幽默,我看过他很多接受采访的视频,几乎每一个我都看得极为舒服,唯独有一个,我看得一阵有一阵的叹息,甚至还有些难过。

在那个视频里,他说:

“这个世界,最美好的是,你待在那个小镇上不出来。但是如果你已经出来了,像我这种人从小镇出来了,你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每一步都是很艰苦的。我在这里要特别告诉那些从乡村里考试出来的大学生,一定要善待自己。”

张医生这段话,看的时候,我是特别伤感的,尤其是听到“像我这种人从小镇出来了,你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每一步都是很艰苦的”这句话的时候,仿佛找到了知己。

我今年28岁,来自贵州一个偏僻农村,我是到目前为止,全村两百多年历史上唯一一个考上985大学的人。

2015年,我23岁大学毕业,来到北京,每天6点起来上班,晚上9点后加完班回家,12点后睡觉。

那时候,我一个月工资几千块钱,但我总觉得自己有无限的未来。与其说认为自己有无限未来,还不如说我对这个城市、这个世界一无所知,甚至在那时候,我做着跟房地产有关的行业,但我其实对房子一点概念都没有。

5年过去了,我租的房比5年前是好了一些,毕竟那时候我还住过不到6平米的地下室;5年过去了,我也可以不用心疼点外卖的钱了,那时候我都不敢点一份20块钱的黄焖鸡米饭;5年过去了,我也不再用四处向朋友借钱维持生活了,那时候我还曾借遍了所有朋友。

但是,我现在单身一人,我甚至对恋爱不抱什么期待了,因为一次又一次的无疾而终,让人疲倦。我现在也几乎没什么存款,前不久刚把债还完。越来越接近30岁的我,开始关心房价了——昨天晚上我还算了一下,如果在北京买一套房,首付得是多少,月供又是多少……

太遥远了,距离买房真的太遥远了。

现在的这种状态,跟几年前对房子一点概念都没有、对未来一点规划都没有、只有盲目的自信是有很大区别的——或者说,以前我都不知道我来北京的目的是什么,留在北京的意义是什么,也没想过自己在这个城市立足发展的可能性。

但现在,我开始想了。

不想还好,一想就要面对绝望——尤其是拿着计算机想的时候。

因为房子多少钱,首付得花多少,月供又得花多少,你每个月能挣多少、能攒多少,这些东西是完全可以数据化的,想骗骗自己都难。

以前我有个女朋友,她在圆明园旁边那所名校读研究生,她说她不在乎我有没有钱,我住在通州,从通州到他们学校坐地铁要一个半小时,她说距离太远了,受不了这种同城异地恋。

结果,刚跟我分手没一个月,她就跟一个住在我附近的男生交往了,我和那个男生,与她的距离都是一个半小时。不同的是,那个男生在北京有房,而我没有;那个男生可以开车去找她,而我只能坐地铁去。

后来,我又有了一个女朋友,她在五道口附近那所名校读博,她跟我聊起买房的问题,我说,你负责解决孩子户口的问题,我负责解决房子的问题。

当时说这些话不知道是为了讨好她、留住她呢还是我真的有这样的盲目自信,但事实上,我拿什么解决呢?我那时候一个月就挣一两万,这么下去,一辈子也买不起。

我们在一起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,“要不咱们还是算了吧”。

我曾跟我的很多女性朋友讲,我的女朋友们离开我是因为我没有钱。我的女性朋友们不是很同意我的说法,她们说,不要把女生想得那么势利,你肯定是对她们不够好,她们才离开你的。

如果判断对她们好不好的标准是有没有割肉喂她们,那我确实对她们不够好。

我也曾经因为这两次失恋而难过,但后来一想,太正常了。女孩们跟我在一起看不到未来,我自己就能看到自己的未来吗?

是,她们在我身上看不到未来,每日焦虑——我何尝又不是这样呢?两个人都焦虑,还不如一个人焦虑呢。

我不怪她们,我只怪自己没有出息。

但是,我才20多岁啊,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大学毕业两三年,一个人,毫无背景,要奋斗两三年就能在北上广深这种一线城市买得起房,那他得优秀成什么样子?一个人,即便他已经是很优秀了,没有任何人的支持,就凭他自己的能力,他要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买得起房,怎么可能?

从这个角度讲,她们是不是又太苛刻了呢?

当然,我还是不怪她们,我也不怪我自己了,更不会怪我的家庭。这个社会就是这样运转的——优胜劣汰,你不行,你就打道回府呗,你非得要留在这个大城市,而自己又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,你怪谁也不好使啊。

我来自特别穷的农村,父母为了让几个孩子读书,已经榨干所有的力气了,我爸爸现在才50多岁。50多岁的男人,在城里,看起来就是一个中年人,保养得好的,可能看起来才四十来岁。但我爸爸,看起来已经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老头了。

我其实不算混得很差,一个男的一个月挣两三万算不错了吧,我挣得比他们还多,但是,要在这个城市立足、安家,别说30岁了,就是35岁,那也是让人绝望的。

写到这里,我又想起张文宏的话,“这个世界,最美好的是,你待在那个小镇上不出来”——如果我没有上过大学,也跟同村的那些男孩一样,读完初中就没再继续读了,十六七岁就开始出门打工,二十出头就结婚然后生孩子。孩子生下来留给父母在老家带,两口子又出门打工……

以前我回家,看到这种现象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,觉得自己好像比他们强,但我现在越来越怀疑自己的“优越”。

我读过大学,漂在北京,想要特别特别努力,然后在这个城市买一套房、结婚、生子,然后让我的孩子继续奋斗——这跟我同村的那些男孩相比,他们20来岁结婚,生子,然后打工挣钱盖个新房——我更优越吗?

不。

我一点都不优越,我们的所作所为、所想所求,本质都一样,他们反而更务实一些,甚至可以说,他们看得更透彻一些,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而我,或许并不知道。

我想起有个套娃式的段子,说的是记者采访山区农民。

“在干啥呀”

“放羊”

“放羊干啥呀”

“挣钱”

“挣钱干啥呀”

“娶媳妇”

“娶媳妇干啥呀”

“生孩子”

“生孩子干啥呀”

“放羊”

……

我以前觉得这个段子好笑,是因为我认为这个农民在进行一种毫无意义的重复。现在想起来,后背发凉,我辛辛苦苦想要在大城市立足、买房、结婚,跟人家放羊、娶妻,又有什么区别呢?

没有。

今年4月初,我爷爷去世了,我回家奔丧,我爷爷去世后埋在一座特别豪华的坟墓里,那是他在生的时候,用毕生积蓄修建的,当时钱不够,我还贴了5000块钱。

我爷爷一生对我都很好,当然我对他也很好,但当时我还是觉得太荒唐了,你活着,好好活就是了,人都死了,搞那么豪华的坟墓干嘛,根本就毫无意义嘛。但我现在想,我要花毕生精力去在大城市买一套房,跟我爷爷花毕生积蓄修个坟,似乎真的没啥区别——人生到头,都是一场空。

但问题就在于,我已经读过书了,出来了,你让我再回到那个小村子去生活,我该怎么生活啊?如果我不曾出来,那周围的一切,我都觉得是合适的,但我已经出来了,再回去,即便我能接受那周围的一切,可是那周围的一切还能接受我吗?比如说我现在回到村里,村里跟我年纪一般的男生,他们不愿跟我一起玩,聊天也聊不到一块儿去,对我似乎还有一种排斥感。村里的阿姨、妹子们,看到我留着长发,都在调侃我、笑话我,甚至还有人觉得我人不人鬼不鬼的,可是在城市里,一个男的,别说留长发了,你就是穿裙子,也不会有人觉得你怪异。

这就是像我这样的、来自农村、家境普通、受过一定教育、有一个所谓工作的人,面临的困境。

我在文章开头就讲了,我是全村到目前为止两百年历史上唯一一个考上所谓重点大学的人,这其实是种比较尴尬的身份,不像50年前,你考上重点大学,你确实是人中龙凤,你跟那些来自城里的孩子是没什么差别的,但是现在不一样,一是所谓重点大学,没什么竞争力,二是从小苦读,就只会读书,缺乏商业方面的素养以及很多别的素养,做什么都得靠自己摔跤、领悟。

我大学刚毕业出来工作,为了能和同事们搞好关系,我以为我是直爽,我以为我向他们展示我的善意,但他们却觉得我不懂礼数、情商很低;我把家乡的特产分给他们,他们却说怎么那么不健康——我们来自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。

回头想想,像我这种来自大山里、作为留守儿童长大的人,要融入一个大城市的生活,还是有点心酸的。

如果说买房、结婚是人生绕不过去的坎的话,我觉得像我这类似的男生,最恰当的归宿应该是大学毕业,回到老家的县城或者省城,考一份公职,拿一份还算过得去的薪水,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吧。

这样一来,家里父母也觉得光荣,也能照顾到他们,也满足了他们的所有期待——他们的期待其实也没啥,无外乎就是希望你有个稳定工作、娶妻生子,没了。我只要好好干几年,谈个恋爱,小两口一起奋斗,在当地买房买车结婚生子——这种生活也没什么不好,甚至还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。我的很多同学就这么做了,看起来也算是怡然自得。

可是,即便买房结婚对于我而言看起来遥遥无期,但我还是不羡慕那些已经在县城买房结婚的同学;即便我看起来心比天高命比纸薄,但我还是觉得我看到的、得到的,远比我回到老家的小县城过安稳的日子所能得到的更多。

我知道,像我这样的人,其实还有很多很多,现在看起来,买房、结婚都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。我焦虑吗?似乎也还好。我也没有不知足,甚至我很感激,因为我的境况比很多人都稍微要好一些,如果我过着这样的生活都还要抱怨,那那些比我更辛苦、更努力,但依然在为生存挣扎的人怎么想?

只是,在中国经济发展、城市化进程中,像我这样的农村青年,你要从一个属于你的地方去到一个本不属于你的地方,困难是显而易见的,这怨不得谁。

你们很多人,估计跟我的情况也很类似吧,你们是怎么想的呢?

  • 烟台婚姻介绍所
热门资讯